根据Indegene的一项调查,爱博逐渐对数字渠道越来越满意,十分之八的人更喜欢使用数字渠道来获取产品信息。

尽管整体上数字化的重要性正在上升,但对于73%的美国爱博而言,基于平板电脑的面对面细节仍然是产品信息的首选渠道。之后,美国爱博希望从期刊(66%),直接邮件(57%),网站(56%)和市场营销电子邮件(54%)中获取产品信息。

在过去的三年中,爱博对数字技术的总体偏好有所提高。 2015年,全球有72%的爱博偏爱数字渠道,而去年这一数字达到了82%。 数字也超越了爱博与医疗代表合作的偏好。

“这是数字频道[评分]的首次 Indegene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副总裁Gaurav Kapoor说:“ “在[我们完成这项调查]的五年中,这是美国乃至全球的爱博第一次为全渠道世界做好准备。”

美国的爱博及其在印度和中国的同行在获取产品信息以及与患者进行交流方面有不同的偏好,而印度和中国的爱博则更有可能使用新兴的数字渠道来实现这两者。印度和中国的爱博通常更喜欢使用面对面的详细信息来获取产品信息(69%),但他们也更愿意使用社交和数字方法来获取产品信息。将近60%的人使用社交应用程序获取产品信息,而在美国,这一比例为34%;而一半的人使用短信,而在美国,这一比例为29%。

超过一半的印度和中国爱博使用短信与患者进行交流,64%的人使用社交消息,49%的人使用健康应用程序。只有大约30%的美国爱博更喜欢这些渠道。

卡普尔将这种数字化和社交舒适性归因于微信在这些地区的普及,该地区该应用程序被患者,爱博和制药公司广泛使用。

卡普尔说:“微信之类的应用正在爆炸,我认为这对我们的报告产生了巨大影响。” “制药业中的每个品牌都为连接患者和爱博的每个品牌提供了一个微信渠道,并且它已成为沟通的中心点。美国还没有发生过这种革命。”

由于美国《 21世纪治愈法案》的颁布,现实世界中的证据在2016年开始在药物开发和批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仅仅几年后,它已经成为爱博设置的第六大追捧数据。

安全性和有效性信息是数据追捧最多的数据,但72%的美国爱博正在寻找真实的证据,而世界其他地区的爱博中则有80%在寻找这些证据。

63%的美国爱博说,大约60%的美国爱博在开药时也会考虑现实世界的证据,而且价格也是一个很大的考虑因素。现实世界的证据和价格都紧随处方的前两个考虑因素-功效(76%)和安全性信息(67%)。

卡普尔说,转向数字渠道可能意味着未来几年内推出策略的改变,并预测随着对数字技术的偏好持续上升,一些制药或生物技术公司可能会尝试仅数字产品的发布。

卡普尔说:“我们与一些最有才智的人打交道,而且他们发展很快。” “今天,爱博们希望制药也能迅速发展。传统的发布是如此昂贵,因此,可以鼓励这些新一代的,规模较小的肿瘤生物技术公司使用数字渠道进行知识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