碘化钾是一种有用的药物。人们对此也知之甚少,并且在当前的辐射担忧环境中起着“恐惧药丸”的作用。与往常一样,在本专栏文章中,我对新闻媒体如何扭曲有用药物的目的很感兴趣。
碘化钾在甲状腺功能减退的某些情况下很有用,可提供其他碘源或刺激腺体。它也可以短期使用,以“安全”形式的碘将甲状腺充溢,从而保护其免受放射线的侵害。 1986年切尔诺贝利事故之后,波兰有1700万人接受了这种治疗,这大大降低了放射线引起的甲状腺癌的发病率。
但是,如果使用不当,它还会刺激患病的甲状腺产生过多的激素,或更常见的是,它可以发出正常的甲状腺信号,从而停止生产并产生较少的甲状腺激素,从而导致甲状腺功能减退。
在日本发生核反应堆灾难之后,日本政府将碘化钾药丸分发给该地区合法的碘化钾药丸。但是,由于担心放射云会越过海洋而使我们所有人在美国处于危险之中而在药房中经营,是不合法的。包含放射性碘的辐射足够多的实际机会飘移到这里,使我们所有人都有患甲状腺癌的风险,几乎为零。
媒体再次造成了一种恐惧气氛,很容易导致对重要药物的误解和潜在滥用。
医学博士马克·西格尔(Marc Siegel)是纽约大学的内科医师和医学教授,也是《虚假警报:恐惧疫情的真相》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