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data from 凯捷 Consulting 和 QuantiaMD adds a new twist to the reduced-rep-access storyline: the rep’随着新的,年轻的医生在执业医生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其作用越来越被边缘化。

该民意调查包括来自近3,000位医生的回复,其中包括私人执业,专业团体和医院执业医师以及组织团体,例如责任关怀组织,独立执业协会和医师医院组织。专家占答案的42%,初级保健医生占58%。

从严格意义上讲,这不是年龄问题,而是组织问题。凯捷(Capgemini)发现90%的新医生是在学校外就加入卫生系统的,而独立工作的已建立医生中则有50%。此设置很重要,原因有两个:Capgemini和Quantia’的研究人员发现,小组练习规则禁止大约40%的新医生完全看到代表,大约70%至80%的新医生可以看到代表,但在一定范围内,例如任何代表的拜访最多不超过3次给定月份的公司。

Meanwhile, 凯捷 says 47% of all physicians are over the age of 50. This means the legacy doctors, who have a history of sales-rep contact, are being displaced by doctors whose experience template is one that increasingly excludes the in-person visit.

老医生和新医生都在很大程度上赞成数字化联系,在所有医生中,有67%的人表示他们更喜欢数字药物信息,而不是代表和印刷品。按年龄组细分,这种偏好在新医师中占80%,并且包括电子邮件,网站,电子详细信息和社交媒体等联系人。

数字偏好的一个简单解释是灵活性,因为医生可以在需要时查看信息。但是,研究人员发现,文档之所以喜欢数字技术,是因为这些产品被赋予了他们认为与之相关的内容,因此它们具有个性化的感觉。

在媒体接触点方面,接受调查的医生中有40%告诉研究人员,数字化是他们选择相关内容的首选,而33%的医生说销售代表提供了类似的体验。虽然第二名并没有输,凯捷’后续信息应使销售团队不安:在信息来源的总体范围内,有20%的医生表示他们更喜欢销售代表。与2012年的27%相比有所下降。

凯捷’研究人员发现,当医生与销售代表会面时,产品信息是进行实时聊天的关键原因。销售代表以28%的偏好领先该类别,相比之下,数字代表为27%,印刷为25%,电话为25%。在有价值的临床/医学信息资源排名中,销售代表以26%的排名位居第三,与数字广告相比’s 31%和印刷媒体’s 35%.